黑暗二人转午后上演

北京现场采访LACRIMOSA乐队主创Tilo Wolff与Anne Nurmi

大约三年前,他们害得刚刚开业的星光现场音乐厅险些被挤爆。那时他们第一次来中国演出,在结束了南美的巡演安排后,2006年LACRIMOSA在北京得到英雄般的欢迎。09年当他们即将带着全新唱片Sehnsucht去波兰、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德国、瑞士与意大利的欧洲巡演之前,Tilo Wolff与Anne Nurmi第二次踏上了中国土地。

PK:这是你们第二次中国演出了,而且这回在北京你们演出两场,第一次在天地剧场的演出怎么样?
T:很有趣,因为那时我们一次下午表演,你知道,让一支黑暗气质像我们这么农的乐队在下午演出听上去非常奇怪(笑)。但是演出本身非常棒,剧场的整体气氛和歌迷的互动都非常让人难忘。我本人在那里也表演得非常尽兴。因此我更加好奇今天晚上在这里(星光现场)的演出会是怎么样的。因为虽然在同一个城市,来的乐迷也可能有一部分是相同的。但是场地感觉全截然相反。我觉得把这两个地方比较起来真的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笑)。

A:而且我觉得这次北京的观众要变得更加自由,他们在现场与音乐的配合要更加自然,你知道,跟着我们音乐动的观众更多了(笑)。因为上次我注意到前几排的观众互动很好,但是站在后面位置的乐迷就显得稍微拘谨一些。但是这次我发现很多乐迷在现场的时候要自信很多。

PK:与三年前的首次中国演出相比,你觉得这次中国乐迷在接受LACRIMOSA的音乐方面有什么样的不同?

T:嗯,当2006年我们第一次来到中国时,应该说是那时候最早来这里进行演出的欧洲金属乐队之一,而在过去的3年中,据我所知,有许多欧美的金属和硬摇滚乐队相继来中国进行了演出,因此对于乐迷来说,他们对金属现场演出变得更加有经验。因此他们更加清楚自己要什么。而对于我们来说,2006年第一次来中旬演的时候,我们已经在欧洲和拉丁美洲进行了很长时间的巡演,而这次我们则是第一时间与中国的乐迷分享我们的新专辑。而且在现场曲目的选择上我们也特别为中国乐迷作调整,我们把大约14首新歌部分成了两部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