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rimosa2006中国行之,HIT 轻音乐访问!

记者会:
2006年10月14日,歌特至尊LACRIMOSA终于踏上了上海这片对于他们来说神秘而又热情的确土地,这使得众多记者和歌迷粉丝在LACRIMOSA于15日的上海正式演出之前有了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一歌特双人组的机会.主办方吉它中国和摇滚帝国为了这次上海演唱会的顺利进行也煞费苦心,几经周折,我们才最终能够在上海欣赏到这次成功的演出.

当天的时间安排紧凑,主办方将记者会安排在了上海的一个摇滚酒吧堂会,记者会之后则是歌迷签名见面会,而当天晚上,堂会还有一个歌特派对兼歌特文化展,现场展示了大量的歌特服饰,唱片和电影.唯一不足的是记者会和VIP歌迷见面会两者没有区分开来,使得场面有些混乱,但幸好有大部分歌迷的支持与理解,场面还算比较稳定.下午5:30左右,记者会正式开始,TILO和ANNE微笑着走到台前,十分优雅的就坐.TILO的暗红色亮皮外套和鲜红色的沙发相得益彰:而ANNE则是一身歌特打扮,如一条暗夜中的美人鱼,时而忧郁,时而开怀.在主办方的成功调度下,混在记者中的歌迷都退到了后场,这才让众多重任在身的老记们能够成功的完成了采访.

问:这是你们第一次来中国大陆,到现在为止,有没有发现身么有趣的东西?比如说中国的食物,建筑风格等等,或者对中国的整体印象如何?
TILO:大约十多年前,当我们还在德国巡演的时候,有一位从中国来的女歌迷一直跟着我们,看我们的演出.后来我们从她的口中得知在中国也有很多我们的歌迷,虽然还只是小部分.但我们意识到应该支持中国市场,所以我们这次终于有机会来到了中国.当然这里的食物和欧洲的相当不同,但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人.因为至今为止我们已去了香港,台北和北京,现在是上海.每次我们遇见的工作人员都是那么的和蔼,亲切,而观众对我们的反映也各不相同,这让我们感觉非常棒!比如说台湾的歌迷比较羞涩;香港歌迷则很热情;北京的歌迷非常有激情,现在我们来到了上海,不知道明天来听我们演唱会的都是些什么样的歌迷,所以我非常期待.

问:基本上来说,LACRIMOSA可以被归类为一支歌特摇滚乐队,当然你们的音乐中会掺有其他元素,但我在想你们在生活中是否也非常地歌特呢?
TILO:当然,否则我们无法作出像LACRIMOSA那样的音乐.当年要实践一样东西,你必须亲自去感受.我们总是学着在日常生活和作音乐中寻找平衡.我不知道其他人会如何对待,我的意思是当你的私人生活突然被改变,你有时必须变成另一个角色站在舞台上演出的时候,人们会如何反映.但我们作音乐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自己.只是后来有人突然开始喜欢我们的音乐,那我觉得这样很好,我们也很高兴.
ANNE:当然,我们今天穿的就很歌特.

问:众所周知,上世纪80年代是歌特音乐的黄金时代,你们是否认为当今的歌特音乐能够重返当时的辉煌?
TILO:当然,也许它会和80年代不太一样,但肯定会有复兴,其实任何音乐都是这样周而复始的循环着.但肯定的是,歌特文化将永不会消失.

问:那在欧洲听歌特摇滚的人还多么?
TILO:不,很少.现在人们听的都是电子音乐,独立摇滚之类的,很遗憾.

问:在德国有什么歌特主义的文化节么?是怎么样的?
TILO:是的,在德国莱比锡有全世界最盛大的歌特音乐艺术节WAVE-GOTIK-TREFFEN,这个音乐节已有近20年的历史了,在WAVE-GOTIK-TREFFEN上你能够欣赏到来自世界各地乐队的精彩表演,他们通常以歌特摇滚,暗潮,噪音,死亡摇滚和中世纪音乐等类型为主.

问:你有没有打算在将来的几张专集中写更多的英语歌曲?因为很多人觉得语言不通对于欣赏LACRIMOSA优美的歌词来说是个很大的障碍,你们自己觉得呢?
TILO:是这样的.也许对于听者来说,语言不通的确是个很大的障碍,但也正是因为在LACRIMOSA的音乐中,歌词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我只有用母语创作的时候,才能将自己所想的事情更好地表达出来.我希望我的音乐能够为我的诗歌服务,为我的诗歌增添色彩.
当然,我们的没张专集中也会加如一两首音乐歌曲,通常是我写给ANNE唱的,因为她更喜欢用音乐演唱.

问:如果我说在中国有很多你们的歌迷学德语就是为了能听懂LACRIMOSA的歌词,你们会怎么想?很棒,是么?
TILO:哦!那当然,简直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哈哈!

问: 你们的歌曲所描述的都是孤单,悲伤,黑暗,绝望和爱的主题,我想知道在你们录制这些音乐的时候,有时是否会很难从这种消极的情绪中走出来?
TILO:当我写这些歌词的时候,我需要有一种悲伤的氛围帮助我更好地表达出我想要的东西,所以那个时候我是很压抑的,但一旦我走出录音室开始正常的生活,我的情绪很快会调整过来.

问:现在距离你发行第一张唱片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你觉得就音乐来说,LACRIMOSA在这十多年中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TILO:我觉得用进步这个词更好些.这十多年来我的音乐发展道路就好比自己人生道路的一面镜子,现在LACRIMOSA的音乐和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相比肯定会有很大的进步,但还有一些深层次的东西是不会被改变的.

问:中国巡演之后你们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准备新专集么?
TILO:明年将会先发行我们的巡演DVD,并且在2007年年底我们有可能会重回中国巡演.至于新专集,现在还不确定,可能是明年,也可能是后年.

问:那你们眼中的歌特又是什么样子的?
TILO:歌特是一种生活方式,它会将你的全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弱点或是恐惧之处,但很多人并不敢正视自己身上的缺点或阴暗面,他们只会将目光停留在自己的光明面.而我觉得全面而充分的了解自己对一个人来说是很重要的,我门不能只注重自己的亮点,同样还有弱点和性格的阴暗处,并学会承认它的存在,从中得到力量.所以歌特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窥视自己内心深处的生活方式.当然,LACRIMOSA不单单是个歌特乐队,我们音乐中有歌特的成分,但那不是全部.

问:至今为止有没有接触过中国的流行音乐?
TILO:很可惜,在德国的时候很难在唱片店中找到中国歌手的音乐.但我到中国以后很有幸听到了一首我很喜欢的歌曲,是前两天在北京看电视时听到的,大约十分钟,有两个歌手唱的,我还把它们用手机露了下来,也许你们能告诉我这是谁唱的?叫什么名字?(TILO开始放他录下来的歌曲```````而最终的结果是老记们一致认为这首歌唱的不是中文,似乎是日语或韩语,因为声音质量的关系,听的也不是太清楚,大家头上都统一出现了三根黑线```而当我们告诉TILO这不是中文歌而是日文歌的时候,他反到问起中文歌和日文歌的区别来了,大家再次大汗淋漓`````)

问:你们最近在听什么音乐?能向我们推荐一些么?
TILO:我最近在听PLACEBO的MEDS,还有MUSE的唱片.

出自以泪洗面论坛:http://bbs.lacrimosachina.com/thread-17794-1-1.html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