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凄恋之泪淌过面颊—重型音乐以泪洗面访华前独家专访

采访整理:重型音乐 受访:Tilo Wolff

Lacrimosa”一词为拉丁语,出自莫扎特生前的最后一部作品《安魂曲》(未完成)中的第六部分《Lacrimosa》,意为“泪流满面”。相传,莫扎特只写就了这首作品的8小节之后,便永远的与世长辞。LACRIMOSA乐队的灵感源于这样的主题,这注定了其音乐灰暗、低调与悲观的性格,以及与古典音乐文化挥之不去的联系,注定了他们的故事所讲述的将是一种在爱与痛苦的宿命中纠缠着的破碎与挣扎。

Tilo Wolff,LACRIMOSA的灵魂,闪耀着宿命悲观色彩的完美主义艺术家。1972年,Tilo出生于德国法兰克福,18岁时就以LACRIMOSA的名义发表了自己的首张作品 《Clamor》,尽管这张作品只有两首歌而且是录制在磁带上的。1991年,Tilo在瑞士成立了独立音乐厂牌——Hall Of Sermon,并推出处女专辑《Angst》,令人窒息的阴郁、伤感的音乐氛围,极具创新意识的词曲创作,以及迷人的神秘古典主义气息,立刻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专辑中所有的词、曲、编曲、配器等创作几乎全部由Tilo一人包办,过人的才华静静闪烁出无法遮掩的光芒。1992年Tilo推出了LACRIMOSA的第二张专辑《Einsamkeit》,作品诉说了Tilo内心孤独、无助、自怨自哀的情感世界,单纯而直接。作品自始至终充斥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悲剧情结。在这之后,LACRIMOSA的音乐逐渐由内敛转为直舒胸臆。1993年的专辑《Satura》成为连接LARCIMOSA前后两个阶段的纽带。日益丰满的管弦乐编配在这张作品中已初露端倪,而Tilo对于采样的运用也增添了对情感与氛围的营造。最重要的是,乐队从这张专辑中开始加入了英/德文对照的歌词翻译,无疑显示出Tilo进军国际乐坛的野心。

1994年是LACRIMOSA音乐历程中的转折点与里程碑。芬兰女歌手兼键琴手Anne Nurmi(原TWO WITCHES乐队主唱)加入乐队,她的到来不仅为乐队创作带来了多愁善感的思维与内容,同时,妙手生辉的键盘演奏更使LACRIMOSA的音乐锦上添花。随后,Tilo与Anne于1995年推出了经典专辑《Inferno》,面对二人天衣无缝的默契配合,人们不禁会感到Anne莫非真的就是造物主从Tilo身上抽出的那根肋骨,新时代的亚当夏娃在他们的音乐中贯注了新的忧伤与绝望,整个世界在荒芜的基础上构筑起一个牢固的新古典主义哥特教堂。1997年,LACRIMOSA越来越显示出它的王者风范,Tilo对于管弦乐的驾驭能力早已炉火纯青,专辑《Stille》完全摆脱了早期作品中的青涩,音乐气势恢弘、荡气回肠。1998年的双CDLIVE》记录了他们97年在欧洲巡演的盛况,是对过去经典作品较完整的现场纪实。1999年,惊世骇俗的传奇之作《Elodia》横空出世。整张专辑的制作历时14个月,参与制作的音乐家多达187人(专辑中可以听到来自伦敦交响乐团的演绎)。专辑以三幕歌剧的形式诠释了一部无与伦比的哥特金属神话,乐队的创作也在这张作品中到达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巅峰。在《Elodia》中,那种像《Stille》中诡异的色彩被磅礴庄严的古典交响乐取代,华丽的弦乐奏出哀伤的旋律,Tilo的声音伤感、失落,Anne的演唱也更加高亢、婉转,这对搭档的配合越来越默契、完美。

2001年,专辑《Fassade》的制作堪称乐队史无前例的鸿篇巨制,交响乐团,唱诗班,乐器独奏,摇滚乐队,这一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完美融合。专辑不但延伸了LACRIMOSA长期以来所坚持的个性与艺术氛围,更打破了传统的音乐理念。2003年,Tilo再次展现出他惊人的创造力,推出了又一张力作《Echos》。整张大碟张力非凡,古典气息浓厚,夹杂着最现代的摇滚元素,两种元素融合得恰到好处:阴郁压抑的男声,高昂优雅的女声,此起彼伏的电吉他演奏,硬朗干净的鼓点,沉稳突出的贝司线,以及“仙音”派必不可少优秀的键盘弹奏。LACRIMOSA拥有DarkwaveGothic的一切优点,却又多了一份人性的真挚,真真切切的让听者领略到来自心灵深处的震撼。《Echos》这张精彩绝伦的作品,正向世人宣告着LACRIMOSA才是欧陆哥特乐坛的悲剧之皇。

进入2006年,在历经9张专辑与16年的音乐生涯后,在经过了漫长的惆怅、痛苦、等待、渴望、思索与蜕变后,LACRIMOSA终于在新作《Lichtgestalt》中精心雕琢出最完美的爱、信任与希望的乐章。情感的力量在音乐近乎疯狂的大起大落中放射出凌厉而庞大的感染力,Tilo再没有了第一张专辑中歇斯底里的尖叫与呐喊,不再倾诉苦难、恐惧与孤独,而是在爱的颂歌中去包容、信赖与期盼。如今的LACRIMOSA早已不再是潜行于黑暗中的悲剧歌者,光芒中的影像最终化作小丑与女神纯洁、永恒的亘古爱恋。

终于,在金秋的十月,肃杀寒冬的前夜。LACRIMOSA来了!!在台湾摇滚帝国,腾联文化,《重型音乐》杂志,锐D音乐与吉他中国的共同努力下,LACRIMOSA将于2006年10月13日,亲临华夏,带来至高水准的精彩演出!?

P: LACRIMOSA的作品能够为人们所熟知,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音乐的故事主线讲述了一个小丑与一个半人女神之间凄美的爱情悲剧。你是从何时开始决定启用这个故事的?其中是否有何特殊原因?

?TW:这个故事的创意是从1995年的专辑《Inferno》开始的,“女神”的形象也是首次在这其中被提到的。你可以将这个故事理解为是一位天使的双手,一边代表了人类对于病态畸恋无节制的欲望,而另一边则是对永恒纯洁爱情的强烈渴求。

?P: 作为标志般的两个形象,小丑与半人女神是否分别具有某种隐喻含义?

?TW:是的,他们代表了我个人以及每位听众所期待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经历,而在这些经历中又充满了一些很突出的情绪,音乐引导着这些特殊的情绪进入到非常个人化的想法与愿望当中。现在,人们可以将他们的想法放置于LACRIMOSA中的这对人物形象之上,将其具像化。就好比是当你看到这些特殊的事情发生在你的女友、男友、或者梦中情人身上一样。

?P: 作为将哥特与古典元素完美融入一支乐队的最成功的艺术家之一,你是否认为这两种类型之间存在着某种内在联系?

?TW:我认为大体上它们看似是一种现代音乐与古典音乐之间的联系。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它们之间其实是没有什么联系可言的,而将两种实际上并不相关的事物拼合在一起是一件十分令我着迷的事情。如果你足够专注于去做某件事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便会唤醒一种属于你的特殊的激情!我想这种能让我感到紧张的激情也许正是我希望得到并使我从来不会厌倦的原因吧。

?P: 你的每张专辑中都给人一种强烈的交响化倾向,那么在交响乐与金属乐之间你更偏好哪一个?你是否有过任何形式有关交响乐的专业教育背景?

?TW:我从没接受过任何的古典音乐教育和培养。我只是凭着自己的兴趣。因为一旦当你热爱上某种事物,你就会觉得接触它并不是很困难的。但是坦白的讲,我大部分时间里听的是摇滚乐,而不是古典音乐,因为相比之下,我对于这两种音乐的融合要比单一的古典音乐更感兴趣。?

P: 在录制《Elodia》这张专辑的时候,你曾经与举世闻名的伦敦交响乐团有过合作,请问那次的合作经历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是如何组织那次规模庞大的跨国合作的?

?TW当然,那次经历对我来讲意味着很多,要知道我个人是非常欣赏和尊敬这支交响乐团的。联系促成那次合作对于我来说并不困难。但是我想告诉你,在我们正式开始录制专辑之前,交响乐团的经理告诉我,乐团中的大部分乐手在得知能与LACRIMOSA合作后都非常兴奋,因为他们私下里都会选择听我所做的音乐,能够听到这些对我而言无疑是最为美妙的序曲。

?P: 目前来讲,音乐似乎是承载你不朽的爱情传说的唯一媒介,有没有考虑过引入其他的艺术形式来表达和完善你的梦想?比如纯文学作品,先锋电影或是音乐剧等等。

?TW:首先我并不认为音乐是唯一的媒介,因为我总是在不断地创作一些诗歌、散文,之后连同我们的很多Music Video一同公开发行。而当这些部分逐一组合到一起后,最终的效果,就像你所说的,在很大程度上便会更加偏向一些先锋派的电影短片。更确切的说,这是一种我所努力尝试去强调自己主张的视觉艺术形式。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更愿意在我的文学创作或是影片拍摄上花更多的时间。

?P: 每当你站在舞台上时,你就变成了那个令人心碎的,优雅的悲剧讲述者,那么台下的你是否依然惯于保持着这样一种情绪?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你是如何保持一个艺术家与一个普通人之间的平衡的?

?TW诚实的讲,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具有双面性格的人。当我作为一位歌者的时候,我只是凭着自己的想法演唱;当我作为一位舞者的时候,我也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表演;每当我感受到一种情绪,我会让它通过我的音乐而自然流露出来。当然,除去做音乐,在日常生活中我也是一名普通人,在我购物的时候,是肯定不会去歌唱或是跳舞的,同样也不想被其他人认出来。可是一旦我去做音乐的时候,我就会抛开一切,而只让音乐成为我自己生命的唯一部分。

?P: 为什么你的绝大多数作品都以德文创作?这样做会不会在国际市场上给乐队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TW原因是由于歌词是我音乐的核心。每当我创作的时候,我并不是在为旋律配上唱词,恰恰相反,我是在尝试为我的诗作配上原声音乐。德语是我的母语,因此我大部分的诗歌也都是用这种语言创作的。我的音乐并不是那类越国际化越好的歌曲拼盘!国际化对于我来说并非是最为主要的,我希望我的音乐成为我诗歌的色彩,为我的诗歌服务。

?P: LACRIMOSA 的大部分专辑都是由你自己的厂牌Hall Of Sermon 发行的,但是在00年到03年间,其他的唱片公司介入,Avalon 一次,Nuclear Blast 三次,是什么原因使你做出更换厂牌的决定的,这种决定给乐队带来了何种影响?

?TW这仅仅是部分正确。在瑞士、德国以及其他一些欧洲国家,LACRIMOSA自始至终的每一张专辑都是在Hall Of Sermon旗下发行的,因为我不能接受其他人对我作品的任何决定!我们之所以在一些特殊的地区将发行许可授权给Avalon Nuclear Blast公司,是因为在2000-2003年间,以我们当时的员工总数根本无法独自处理所有事务,那样的话我们会累死的。

?P: 有一种传言说,Hall Of Sermon 成立的唯一原由是因为LACRIMOSA 的存在,我们需要得到你的证实,这是真的吗?对于签约其他艺术家,你的标准是什么?

?TW:是的,这是真的。我创建Hall Of Sermon这家厂牌的原因是为了在音乐创作上得到更多的自由。后来,我也开始和其他一些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乐队签约,我的观点同样是要给予音乐家们足够自由的空间。之后,厂牌开始逐渐发展并壮大,而公司的发展曾一度让我变得矛盾,因为这便意味着需要让我在离开Hall Of Sermon而更多的专注于LACRIMOSA和在终止LACRIMOSA而更多去管理Hall Of Sermon之间做出选择。当然,最终还是音乐的一方获胜了,毕竟LACRIMOSASNAKESKIN是我要集中精力去做的两项工作。

?P: 在一种什么样的冲动驱使下你组建了你的旁支乐队SNAKESKIN ?是否考虑过将dark wave 的元素直接注入LACRIMOSA 的音乐?

?TW:要知道,LACRIMOSA音乐的主要创作理念是基于诗歌这种形式的。词作对于LACRIMOSA是占绝对主导地位的。这是我所钟爱的一种音乐概念,它是不应该被改变的。因此,我会说LACRIMOSA在将来基本上不会存有任何变化的可能,而谈到SNAKESKIN,它基本上可以说是我所做的一次摆脱乐曲过份建立在歌词之上的努力,其实这两支乐队之间真正的不同并不在于它们的形式—— 一支更摇滚化,一支更电子化——而是不同的概念。

?P: 现在距离LACRIMOSA 的上张专辑《Lichtgestalt》的发行已经接近两年了,乐队目前是否有任何进录音室录制新作的计划?歌迷在急切的盼望中。

?TW这张作品是在20055月发行的,因此,并没有相隔两年之久。就像我在过去所做的一样,我不会让两张作品的间隔超过两年,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的新专辑将会在2007年左右问世,而SNAEKSKIN即将在今年106日发行新作,所以,我想这在一定程度上会使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编排与制作LACRIMOSA的作品。

?P: Lichtgestalt》在某种程度上是否暗示了小丑与女神之间爱情悲剧性的终结?如果结论是正确的话,那么继续LACRIMOSA的下一个灵感源泉将会是什么?

?TW:我现在对于什么将会成为LACRIMOSA下张专辑的主要概念还没有一个十分清晰的把握,这种混沌会一直持续到我明确了自己新的感受、新的情绪以及各种现在还是未知但却要即将影响我的事情之前。可是对于这个问题的第一个部分,我要说:是的!唱片的名称“Lichtgestalt”不仅仅揭示了专辑的主题,同时也为听者勾勒出一幅画面,你会在这幅画面中看到一位曾经的光明天使丧失了纯洁的爱情以及由此所导致的堕落,而我认为这一形象足以涵盖大部分人现在佯装快乐,但内心无比阴暗的真实状态。

?P: 不可否认,哥特文化正在变得越发趋向流行,对于这种现象你是如何看待的?你认为哥特风格会逐渐被大众所广泛接受乃至滥用,直至成为新一轮的时尚运动还是将作为小众群体的黑暗宠物而继续存在?

?TW:我想哥特会继续这样一种周而复始的循环的。它总是在即将被接受与重返地下之间不断徘徊,但可以肯定的是,哥特文化将永远不会枯竭。与此同时,作为一种相对社会来说过于独立的文化体系,我认为它将很难被广泛传播并成为长久的潮流,目前哥特短暂的流行说明不了一切。

?P: 我们非常激动地听到你将率LACRIMOSA进行首次的中国巡演,信或不信,LACRIMOSA在中国有着相当大的歌迷群体。可否透露一下你为北京的演出准备了多少作品?演出过程中会不会有任何惊喜?

?TW:很抱歉,在此我不想透露任何有关中国巡演的内幕消息,因为我不想让歌迷们的期待指数下降。

?P: 在采访即将结束之前,请告诉我们对于即将来到的中国巡演,你是否会有何种期待?最后请对你中国的歌迷们再说些什么吧。谢谢。

?TW:好的,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期望些什么。听众们会在音乐会中自始至中安静地聆听还是会与我们一起大声的歌唱?等待着我们的歌迷会有很多很多还是只会有一小撮?我真的不知道在这次令人激动的中国之行中会发生什么!在此,我想感谢每一位欣赏LACRIMOSA的音乐,购买我们专辑的朋友们(当然是购买正版,而不是从非法途径购买的),以及所有让我们这次中国巡演梦想成真的人们!希望在演出现场能够看到你们每一个人。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