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Fan Club访谈

原载LACRIMOSA BRASIL FAN CLUB

访问者:LOURDES AZEVEDO(LU WOLFF)
2003年1月20日
访问Tilo Wolff
中文翻译:Jun W.

晚上六点,电话铃突然响了!那是周一,2003年1月20日,TILO WOLFF打电话给我,让我做一个由NECLEAR BLAST特别安排的采访。 在一个简短的介绍之后(因为我非常非常地紧张),我们开始了采访。

LU:我听说ECHOS的灵感来源于去年八月欧洲中部的大洪水,是吗?
TILO:不,去年洪水发生的时候大碟的作曲已经完成了,我们正在中期制作,而且……实际上我也绝对不会去写任何描述了发生在人类身上的惨案的歌词和音乐。

LU:你们花了多少时间录制ECHOS?
TILO:只有大概五个月!

LU:由歌词上来看,ECHOS和FASSADE、ELODIA的形式相同,都是围绕着一个中心话题然后分成几个章节,那么这张大碟也讲述了一个故事吗?这个故事又是关于什么的呢?
TILO:它确实是讲述了一个故事的,但是事实上并没有计划这样子……当我们在长期的巡演时……好吧,我想我应该换种说法……我的作曲过程是不间断的,我从不坐下来然后想:恩,那么我要开始写了。那是个持续的过程,而在FASSADE的长期巡演中我没有可能去……去作曲,所以当我们返回时,我有许多的情感和想法想要宣泄出来。这个过程非常短暂,而且很密集,我不清楚,大概只用了四个月左右吧。我创作了整张大碟,但是一开始并没有从整体上考虑过,我只是在某天突然意识到:我们现在应该去录音棚以我么在创作时带有的那种最纯粹的情感来录制这张大碟了。那些情感仍在我心里,在录音棚里,我们意识到了那些曲目是相互联系的,因他们都来自某段时间,来自……某种……同一个情感和想法,所以它们由这种情感联系在了一起,然后讲述了某种关于寻找的故事。这么说吧,我们都是自己出生的家庭与国家的文化背景下的产物,同时也是我们生命中那些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件的产物,那些来自过去的回声(ECHOS)使我们成为自己现在的样子,而我们现在、今天、此时的样子,也会成为我们今后生活走向的决定性因素。我们会做怎样的决定,我们会怎样计划将来,全都建立在我们目前所了解的基础上。那些来自过去的回声把我们带到了现在,让我们生活在当今的标准里,同时也将影响到未来。这就是整张大碟的基本概念。

LU:我们已经知道,今年你们不会巡演了,对吧?
TILO:很不幸的,确实是这样。

LU: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吗?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TILO:对,正是那样!(原文如此)因为……我们一直不间断地要么创作、要么在录音棚里录音、要么在舞台上表演……我们去年没有得到任何休息,而且……实际上,ANNI NURMI和我……在FASSADE巡演之后,我们就需要休息了,但是我刚才也说了,返回的时候就堆积了那么多的事情要做!我必须把它们写入文字里,写入音乐里……然后这张大碟就完成了,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得到一点小小的休息。

LU:你们会有接下来的几乎整年时间来休息。你们计划做些诸如新的VIDEO-CLIP这样的出品么?
TILO:我们正在拍摄DURCH NACHT UND FLUT的VIDEO CLIP,而且,也许会发行一个VIDEO形式的收藏品,因为我们曾经——我想你也知道——发行过一些大碟的VIDEO,但是还没有发行过最近这两张的,所以我们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发行VIDEO和DVD。

LU:我注意到你现在的音乐中有些电子音乐的元素,你喜欢电子音乐吗?新大碟也会有这些音乐元素吗?
TILO:首先我得说我喜欢那些80年代的电子音乐,当然了,我喜欢像DEPECHE MODE这样的乐队,还有所有那些罗曼蒂克的音乐,我也喜欢EBM的出品,但是对于TECHNO的新电子乐风就不是那么喜欢了。

LU:你们在这张大碟的封面制作上用了一点色彩,为什么呢?
TILO:在封面制作上我们始终有两条不同的方向,大碟的封面是黑白的素描,而单曲的封面则有时使用黑白照片。这次我们拍摄DURCH NACHT UND FLUT(穿越黑暗与洪流)是在海边,我们设计了一个夜晚降临的情节……我们在岸边开始工作,然后潮水漫漫上涨,我们拍下了单曲的封面,它与音乐非常契合,捕捉到了音乐的印象:力量、深藏在音乐中的情感,但是……因为照片是静止的,而色彩可以表现这种力量以及这种对整体形势的把握,所以我们决定发行彩色封面的单曲。

LU:通过一些歌曲的名字,诸如REQUIEM(安魂曲),DER KETZER(异端),CRUCIFIXO(耶酥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像),SANCTUS(三圣颂),还有最新的KYRIE(启应祷文),我们能发现某种与信仰的联系,为什么这情形出现得如此频繁?你虔诚吗?
TILO:我是个很虔诚的人,我,当然了……我受到宗教音乐的很大影响,我曾经在一个教堂的唱诗班里唱歌过,对我而言那当然很重要,影响了我的整个生命,而LACRIMOSA与我的内心世界紧密相连,那么那些在我信仰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感情出现在我的音乐与歌词中也是很自然的了。

LU: 你知道一些关于巴西的事情么?
TILO:事实上我了解得不多……我知道巴西人很热心,好吧,至少我相信他们是很热心的……(笑)

LU:是的没错!而且你们一定会使这儿的人们在你们的现场上一直尖叫的!
TILO:那听起来真棒!(笑)

LU:NECLEAR BLAST现在接管了你们大碟的巴西发行事务,对吧?你认为在这儿进行一些宣传会更好吗?
TILO:主要的原因是由于ANNI NURMI和我……我们必须做出选择,是否继续像去年那样进行HALL OF SERMON的工作并且发行其他乐队的作品,或是更集中注意力于音乐。我们最后决定了,LACRIMOSA比厂牌以及HALL OF SERMON更重要。我们决定了再次把精力集中在LACRTMOSA上,并且,我们也决定把发行LACRIMOSA大碟的权利授予出去,NECLEAR BLAST会在一些国家发行这些新大碟,并且处理市场以及产品流转等等问题,从而让我们能更专注于音乐,同时也能专注于HALL OF SERMON的市场,因为在一些国家这个厂牌仍是发行作品的。有许多事情要做而我们想做到100%。所以我们不可能照料整一个过程。

LU:那你们计划什么时候开始ECHOS的巡演呢?明年?
TILO:目前为止我们不能计划任何事情。我不知道明年我们是否能够巡演或者……我希望能因为有时我……我已经开始想念舞台了,不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任何计划。

LU:来谈谈美洲吧。我们知道你们在墨西哥有广大的听众群,那么关于巴西的LACRIMOSA歌迷的数量你有概念吗?
TILO:事实上,没有。(笑)

LU:恩,我正是这个使歌迷数量变得庞大的工作的负责人!(笑)你能对巴西的歌迷们说些什么吗?
TILO:我有些话想对你个人说:因为我很想感谢你,同样这也包括了ANNE的意思。我们两个都感谢你为LACRIMOSA做的一切,你的……你做的大量工作,还有你的支持。那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jun:我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

LU:很高兴能为LACRIMOSA做些什么,你可以信任我的工作,无论是ECHOS的推广还是其他任何为了LACRIMOSA的。谢谢你,ANNE今天不在吗?
TILO:不在。现在她不能做任何采访。

LU:没关系,请帮我带给她一个热烈的拥抱,可以吗?
TILO:当然,我会的。

LU:好把,我不想再打扰你了,非常感谢你把这个采访的机会给了LACRIMOSA BRASIL FAN CLUB,我可以肯定所有的FANS都会为你给我的这些信息而疯狂的!你可以信任我的工作!
TILO:你真的很亲切。非常感谢你!希望你有快乐的一天!再见。
LU:再见。

Copyright belong to LACRIMOSA BRASIL FAN CLUB
Chinese Thanslation Copyright. 2002. Brennede Komet Jun W. K.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