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odia发行前的访谈

访问者:Peter Ratzka
中文翻译:Jun W.

两天前tilo与anne从伦敦录制他们的新大碟回来,这些访谈里的问题在大约两周前就已提交,使得他们能够在回来后第一时间回答访问。

Q:新大碟的录音进行得如何了?
L:进行得不错。回过头来看,在制作大碟的过程中,就发生了许多麻烦的问题 。比如说,我们不能够同时录制数个交响乐的录音而必须另找一个交响乐团重复制作,又因为我们的录音是在不同录音棚制作的,所以在不同系统的聚合上就产生了不少技术的问题,还有、还有、还有……从某个角度来说它变成了我们迄今为止最激烈的录音,这不仅是结果同时也是……

Q:关于这张新的大碟我们能知道什么?
L:新专辑是一张概念性大碟,一场艺术摇滚的歌剧,绝大多数工作在Abbey Road录音棚与伦敦交响乐团合作完成。音乐上来说,它是最具有交响乐性质的,但我也同样认为它是Lacrimosa最具有生命力的大碟,在局部上,也可以说是最富于情感的。在内容方面我现在还不想透露。

Q:那么,新大碟是否会如我们已经习惯了的那样,与它前一张大碟Stille相联系呢?
L:每张Lacrimosa的大碟都是建立在它前一张的基础上,或者在其后的大碟上得到延续,因此可以说是与Stille天衣无缝地衔接着的。所以新大碟的开端就是用了“Am Ende der Stille”这样的标题……

Q:那么关于歌词的写作呢?Anne是否带来了更多的灵感?
L:Anne在这方面总是带来写作的灵感:我们共同组成Lacrimosa,当两人中的一个做了什么,通过那些念头,另一个就会感觉到受到影响[侬在胡说什么……= =]。所以在这样的影响下就能产生一个完美的相互补充,而有时都不需要用语言解释。这就是在舞台上,当一个音乐家开始即兴演出时,其他的能够如何迅速作出反应。人们不需要商讨的停顿,有时在不使用语言的情况下也能够做到融为一体。这不仅是可能的,当上面说的那些情况发生、即兴演出开始时,他的同伴知道如何帮助他。当他孤单一人时,这些就不可能了。[老大你跑题了你发现没有?= =bbb]

Q:那么今年的巡演计划呢?
L:我们会从八月底/九月初开始在欧洲巡演,然后从十一月开始在南美巡演。今年没音乐节的演出计划。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