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与Tilo的访谈

原载Entry杂志
中文翻译:Jun W.

[按:该访问做于Lacrimosa参加了Zillo露天音乐节之后,Stolzes Herz单曲还未发行之前。]

Entry:当Lacrimosa不再是个个人的单独计划,而是你和前Two Witches的Anne Nurmi一起的乐团之后,你们就迅速成名了。你究竟是为什么不再继续你一个人的Lacrimosa呢?
Tilo:在我创立个人计划的Lacrimosa之前,我们最初的乐团成员,确实是还有一个姑娘,可是她因为和我的音乐理念有着相当大的不同而离开了。可以这么说,从那时起我就想要找一个替代者,然后就找到了Anne Nurmi。并不单纯是因为她那美妙的声音或是她的键盘演奏,此外她所有的那些个人气质也使得Lacrimosa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Entry:那么找Anne一起合作的念头是怎么产生的呢?
Tilo:Anne对于和我们一起进行Lacrimosa的巡演十分热情,而我则为她在舞台上所显示出的个人魅力而倾倒。我们一起演唱,然后事情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这样。

Entry:那你们的合作看来如何呢?
Tilo:十一月我们发新单曲时你就可以看到了。

Entry:与Anne的合作,是否会让你在将来唱英文的歌曲呢?以后你的歌词会全是英文的吗?
Tilo:我时常也会自问,我他妈的想要使用英文来唱歌的原因,究竟是来自何处。因为Anne部分是用英语唱的,所以Lacrimosa就变成了使用两种、甚至三种语言的乐团,这简直是胡闹。不过我想,当你们拿到歌词簿的时候,会发现Anne写的那些大多都是英文的,而我写的歌曲和歌词,大概占90%左右,则是用德语写的歌词并且演唱的。

Entry:“老式而保守”的Lacrimosa是否就将再也不存在了呢?
Tilo:既然承袭了这个名字,Lacrimosa就将一直保持这种表达的方式。历史始终在延续,新的乐章也将展开,成长自然是必需的,这些认知,并不需要时时提醒重复。每一张大碟都是在过去的基础上做出的成长表现,因此,我们的第四张大碟也必然将是建立在Satura基础上的。今后乐队里将再也不会有分裂,我也绝不会顶着这个名字发行完全不同的东西。那么长久的时间,我一直都在经营着Lacrimosa;这么长久的时间,也足够它保持其自身不会轻易变质。

Entry:你曾经说过,你的歌词并不是来自你的头脑,而是发自灵魂的最深处。这一点在你与Anne合作之后会改变么?
Tilo:不会。她写她的歌词,我写我自己的。当然我们会留意彼此的主题和内容。Anne的加入,就像是给乐团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我一直在寻找着这样的一个人,能够在我的音乐之路上陪伴我,鼓舞我,使我不被拽到完全相反的方向上去。

Entry:迄今为止你和一起的乐手都仅只是合作的关系,这使你能够保持你音乐上的独立性。那么与Anne的情况也是一样的么?
Tilo:比合作更进一步。这也是为什么她是作为成员加入乐团、而不是像之前那些人一样作为客座乐手加入的原因之一。

Entry:Lacrimosa只是你性格很小的一个组成部分。那么在Lacrimosa之外,你又想写些什么呢?
Tilo:我想,光从语言是不可能完全把握一个人的个性的。此外,无论是涉及到谁,想要用语言来把握一些像是追求啊、激情的做爱啊之类的内容,结果都会是很无趣而缺乏想象力的。

Entry:你对于“黑暗音乐”界怎么评价?你是否将自己归类为其中的一员?
Tilo:这些年黑暗音乐的变化是相当大的。有时我会想,其中能够历数出来的,大概只有一些很表面的东西。旧的世界和理想则不太发生会变化。我想,这些年,“大家都听”所造成的感情让位给了每个人个性中想要自我得到承认的部分。有时我会对现在的音乐界感到反感,是因为现在已经不再存在所谓的“招牌”,大家都只顾着自己的看法和信念。人们甚至不再考虑,自己是否只是在听着这样的音乐。[我刚被LAM的Sean同志洗脑过,所以对于这种问题Tilo的回答,我实在是不太了解应该怎么翻译……||| 不过我想他主要想说的是大家没有归属感,而只是想要用音乐来显示自己的个性,这样是不好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Entry:你们的新音源什么时候发行?
Tilo:十一月的时候我们会发行新的单曲,可能的话接下来就在明年的一月发行新大碟。

Entry:我们的杂志报道了关于NRW的事情,所以我们也很想知道,你是否会在那里演出……[NRW具体指的是什么不清楚,估计当作是某个演出场地好了]
Tilo:那当然是列入了我们发行新大碟之后下一场巡演的框架之中的。

Entry:非常感谢你接受这次的采访。

  返回>>